085、生子当如侯玉霄[1/2页]

,家族修炼:全员大恶人

翌日,新禹历1322年二月二十五

圣心居中发生的事,一天之内传遍了铜陵郡,三县之地人尽皆知,所有人不仅知道了侯玉霄这个名字,同时也知道了,昭阳侯氏的这个冉冉升起的家族势力。

侯氏家主侯玉霄,击败了全郡第一天才成岳。

非但如此,他还当着神照法王丁典的面,亲手杀了他的爱徒,兴南府府尹彭玉虎现身,郡丞樊龙鹤,大罗宗宗主丁不害,纷纷为其站台,同时他还得了圣姑眷顾加入圣教,最后逼的丁典负气而走,什么也没做。

关键侯玉霄在圣心居,干这些事的时候,几乎全郡有头有脸的人都在,还包括那数千个看热闹的武者,于是乎,铜陵郡轰动了…………

北城铁匠铺,张冲和王鹏,被左邻右舍十几个人簇拥着,左一句右一句,正眉飞色舞的讲述着昨日在圣心居的见闻,周边越来越多的人也凑了过来听。

“侯家主那手擎天棍法,确实是厉害,寻常抱丹期武者只怕都不是他的对手,那虎榜高手田立侬,我看肯定是他打败的,大概是些眼红的人,故意传出他捡了便宜的。”

“可不是么,我估计就是成岳传出去的,为了挽回脸面才故意造谣,给侯家主抹黑!”

“击败成岳固然厉害,但最关键的,还是侯家主运筹帷幄啊,当时见他杀了成岳,不少人还笑他鲁莽,觉得到底是年轻了些,事后看来人家早就胸有成竹了。“

“樊郡丞和丁宗主出现,尚还在情理之中,他们跟丁司丞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出面也正常,想不到连彭府尹都来了,而且还出言警告了丁典,啧啧……”

“侯家主还是精明啊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把圣姑给抬出来,这才是一张真正的保命底牌啊!”

“侯氏当场就被彭府尹册封了,如今只要等着圣教总坛登记造册,发下印章,就算是真正晋升入流,这昭阳侯氏的名号,就算是真正坐实了……”

“你们不知道吧,那侯玉霄今年也才二十五岁。

两年前其父侯通,也就是上一代黑猿魔去世之后,侯家那可是风雨飘摇,破灭在即啊!

谁承想,才短短两年时间,侯氏不但起死回生,居然还能晋升入流、登堂入室,这事只怕说出去都没人敢相信啊!”

“昨日圣心居中,彭府尹得知此事,惊为天人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直接感叹了一句‘生子当如侯玉霄’,言其为我兴南府,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,只怕不出一两个月,侯家主就要在兴南府出名了……”

张冲最后这一句话,顿时让四周人为之一静,眼中都露出了一抹浓郁的艳羡之色。

都是在江湖上混的,谁还不想要个名声……

兴南府府尹,玉面神扇彭玉虎,这可是经常出入雍都圣教总坛的大人去,圣教的封疆大吏,妥妥的高层人物,生子当如侯玉霄这种夸奖,从他嘴里说出来,意义可不一般!

…………

傍晚时分,侯氏宅院

大门处,一个眉眼低垂,身穿锦袍的中年汉子,正面带谄媚的站在侯玉灵面前,身子近乎都要弯成弓状。

“三小姐,我们方会长说了,铜陵商会在昭阳的所有收益,每月都提出三成存入侯家,今后我们在昭阳的生意,还得仰仗侯家多多照顾了!”

侯玉霄娇笑道:“劳你回去带个话回去,方会长送来的礼物,我大哥很满意,今后昭阳县的生意一切照旧。”

听到这句话,那锦袍中年人顿时喜笑颜开,姿态更加谦卑,又好言好语连说几句,才恭敬的告辞离去。

看着他离开,侯玉灵才松了口气,转过身回到了宅子大堂,看着众人笑道:“最后一个,终于送走了!”

堂中除了侯玉霄和在疗伤的王恭之外,这次来郡城的所有人此刻都在堂中,听到这句话,都同时松了一口气,神色上的疲惫一扫而空,继而转头环顾了一眼堆了满堂的礼品,神色变得无比激动了起来。

高成打开一个盒子,取出已经快长成人形的血参,啧啧感叹道:“这晋升入流,真就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么?两百年份的血参,这得价值上万两了,说送就送啊!”

“昨天才刚确定,还没有正式授印,想不到这满城的名流,今天就开始上门送礼了,而且一个比一个贵重。”

站在他旁边的苏离,想起今天一整天接待的客人,还有收下的礼物,也发出了一声由衷感慨。

其余众人虽然没说话,脸上的表情却与他们都相差不大,显然心中也是处于极度震撼的状态。

唯有侯玉灵比较清醒,轻笑两声道:“来送重礼的,除了白氏、洪刀帮、西云镖局这三个之外,也就铜陵商会和隆兴马坊,这两家都是有生意在昭阳县的,今后自然是要仰仗咱们,送礼送抽成,这都是不公开的潜规则,在郡里,不算什么秘密!”

白氏那三家,跟侯氏都交好,送重礼,一来是财大气粗,二来,那也是需要以后礼尚往来的,不算多么大的好处。

主要是其他二十多家不入流的小势力,不但送来贺礼,而且还把昭阳县生意的一部分利润,也让给了侯家,这里面的巴结意思,就很明显了。

家族修炼:全员大恶人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收藏
推荐
章节目录